注册 登录
中国画在线 返回首页

张荣华的个人空间 http://blog.zghzx.com/?287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张荣华

已有 436 次阅读2011-11-25 22:23 |系统分类:个人简介

野趣四记 荣华先生旧以写牡丹、葡萄、菊、竹胜,笔意从容,风格不俗,窃以为是他看家本领。今秋有幸相见,秉烛夜谈,方知其胸中另有机杼,却是从乡野四季求得心香,遍识山中草木杂卉,当师敬,当友交,为之痴迷,穷十年之工,终成就此“野趣”系列,声声色色,古意萧萧,花花草草,别有襟抱。我看后,惊觉岁月倒流,恍若重闻儿时外野风光,神魄为之净化,心胸为之澹泊,觉得世事风云激荡,人事悲欢离合,原不如山野一木一草一花一实的无声之境;尽得风流。于是情涌意发,写下鄙薄文字记之,以此自励,并与荣华先生共勉。 采葛(王风)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春野有意。 荠菜才发了嫩芽,不待开花,便被采了去,当菜蔬生食煮汤; 蒲公英倒开了花,黄里金,白里银,只待秋风一凉,撑起小伞儿去远方; 苦菜甘苦,叶鲜绿油油,沾上酱,嚼久了也香。 大齿菜,小齿菜,人割草伤了手,把它嚼烂揉一揉,菜汤黏稠医好了伤口。 野花香满路,幽鸟不知春。一路好风相送,便有春光十分。荣华先生爱留恋于山野,寻花中意,草中机,石中骨,当然,还有自己原有的活泼,原有的天真。 儿时的身影犹在山野间游荡,笑声犹在回,他看到了春野的灵气,嗅到了春野的香味,听到了春野的天籁。 山野之草,花开得灿烂,香也来得自然。而妙在香花之外,是他的心灵期许,是他的悟道,是他的感应。傍晚归家,抖抖身上,别无他物,就只剩下花草的一点香气。 而这正是他最终想得到的,好画应得外在之美,又透内在之香。 十年揣摩,荣华先生笔下的春野已渐成形,逐步佳境。色彩幽淡,格调迷朦,点点渲染,神韵幽幽,隐有“暗香浮动”的感觉。 故而说他的“春野”系列,得个“香”字诀。 野有蔓草(郑风)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夏野有味。 托盘花,结果果儿,又名唤作覆盆子,紫果儿好吃,甜汁淌了,染黑了牙齿。 牵牛花,不牵牛,举高了紫色喇叭,吆喝着爬上了篱笆。 麦里蒿,密重重,开花开出黄米粒儿。附子苗,结了籽,一拖一拉大家口。 和尚头,光溜溜,窝在草堆里敲木鱼,唱的是啥,念的是啥,“花是去年红,发从今日白。” 荣华先生作画,多有“以小见大”的运营。寥寥一角,微微一隅,用笔简约,又讲究光与影的处理,因而意像精微,却韵味幽远。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天国。 他的“夏野”系列,虽属小品,却见精深:叶蔓轻举,花色洁净,点缀时,或黄或白,或粉或黛,颇有讲究。或灿烂,或暗淡,扯近拉远,总是层次分明;或露或藏,或抑或扬,也须多多思量。布置疏朗,不失谨严之法度:清气馥郁,暗有无形之妙香。 这部分作品,静中有动,稳中求飞,隐藏着天地间的活泼。花之灿烂,草之盎然,石之肃穆,有舞动,有静思,具有强劲的穿透力。 故而说他的“夏野”系列,得个“舞”字诀。 蒹葭(秦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秋野有韵。 野麦子,风凉了,梗老了,没人收割,辜负了岁月。 酸枣树,长针刺,爱扎手,小心尝得几颗,酸酸甜甜,别有一番况味。 老公花,乡野的叫法,透着亲昵,改叫白头翁,是花草中的族长,便得来些敬意。 秋野的系列画作,一派平和淡荡之气,一切似乎都是不经意的、平常的、悠然的。笔致细腻温软,淡尽了火气,平息了激越,写出一片胸怀,一片境界,一片天与人的对歌、一片悠然的等待。 鸟也亲人,虫也亲人,只一味地亲和。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秋水精神。自由。从容。上下与天地同流。和美,正是儒家所推崇的最高人格境界。 故而说他的“秋野”系列,得个“和”字诀。 采薇(小雅) 采薇采薇,薇作亦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冬野有致。 青山尚未老,芦苇已白头,风过时萧萧作响,惹得水皱起了眉头。 莠草苍黄,染尽雪霜,瑟缩中,忘了枯荣便是本分。 野菜败了,野草残了,花早就凋零,叶早就衰萎,风声紧,寒气浓,天地一片肃杀。这是周易中的剥卦。 但这般残景落入画家笔下,却另有一番风致:衰朽,隐含着活力;枯萎,隐含着生机;丑陋,隐含着美丽;荒怪,隐含着亲切。荣华先生在冬野的绝灭中,看到了无限的“春意”,发见了活泼泼的精神。 此境,也是老境。人怕老,但艺术却偏好老。画中老境,最难其俦。 由此看荣华先生的野趣系列,也遵循了这一艺术的轮回:春野是新鲜的,年轻的,乃平正之路;夏野是热闹的,冲动的,乃是险绝之路;秋野是凋零的,也是收获的,乃平和之路。到了冬野,便是老,便是无,透出冷,透出寂,坠如深沉,坠入太古。 冬野是一个奇特的世界。它是画家静默关照的结果,以静寒表现他与尘世的隔离。出了尘。脱了俗,要得一种“散散落落,荒荒寂寂”的美。 但静寒的画面并不代表死寂。一角苔痕,一缕草茎,一声虫鸣,一跳蛙跃,都将在沉默中引响惊雷,在瞬间洞见永恒。 故而说荣华先生的“冬野”系列,得个“老”字诀。 补记:张荣华先生,山东沂源人,因与我老友铭梧兄相交日久,其大名早有耳闻,奈何无缘识荆。今秋,张君做客梧明画廊,始得谋面,只是相见恨晚。欣闻先生画集即将面世,重推“野趣”系列,蒙他不弃,嘱我做序,诚惶诚恐,深怕笔秃墨浅,难写真意。草草文字,只是管窥蠡测,未免贻笑大方,尚请谅解。是为序。 宋别离 11月3日于丽日居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北京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5215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010-5210089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