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国画在线 返回首页

陈绶祥的个人空间 http://blog.zghzx.com/?286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如何看中国画的发展

已有 304 次阅读 2004-3-13 10:19 |系统分类:艺术评论

如何看中国画的发展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所副所长陈绶祥访谈                  本刊记者 朱兴国 董立君   朱: 陈先生,从笔墨论争到中国美术大师讨论,目前中国美术论坛的种种话题其实大致可以看作是围绕着中国画展开的。比如,"笔墨"就不是中国画以外的其他画种具有的概念,还有20世纪美术大师的认定也以国画家居多。我们到底应如何看待这样的讨论呢?真正的问题是哪一个   陈: 严格地讲,这是中国画发展中间一个必然有的现象。我们现在终于讨论到了中国画的发展问题,这本身已经进步很大了。因为从本世纪初期开始,一直谈的是对中国画的改造、取消等等,而改造实质上也是取消。我们改造了地主、资本家、旧社会,这些东西还有么?虽说改造一种文化不能像杀掉一个人一样一下子就把它取消,但从对其改造的过程和目的而言,改造不过是取消的另一种形式而己。所以,改造在认识上并不比取消高明多少。我们现在终于提到发展中国画,这是认识的提高。以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讲,任何事物都是发展的,都有其自身发展的规律及脉络。我们既尊重历史,又是辩证唯物主义者,那就要重视中国画自身的存在及其发展规律。我们现在落实到中国画的发展问题,就算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了。一切改造中国画的论点,就其本质上来说是错误 。因为发展自身是连续的,一棵树,它是活的,是发展的,你把它砍掉,它就没有了,把它嫁接改造后,它自身也就不存在了。任何一个生命,都有它发生、成长的延续过程,中国画作为一种人的文化现象,这一过程也不例外,从古到今,它都在发展,今后它也永远是发展的。只有讨论到发展的时候,才能涉及到中国画的本质问题。论争现象本身是社会上每个人不同的认识,有些人从改革开放以后绘画的炒作性上认识,有些人从他本身成名的过程来讨论,有些人从他对绘画的追求,从他的绘画语言本身来探讨,这一切不过是和其它社会现象一样,仅仅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插曲。比如吴冠中本人从没说他是一个国画家,但说笔墨等于零还是有一种取消中国画的倾向。所以说讨论吴冠中的观点对中国画的发展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我们既没有从中国画的文化本位来认识,也没有从中国画的语言本体来认识,更没有从中国画发展的艺术规律来认识,甚至于我们连吴冠中是个什么样的画家都搞不明白。既然我们要讨论中国画,那就要拿与中国画相对的其它绘画种类来比较,毫无疑问,那就是西方绘画,而不是所谓油画、水彩画。   董: 依您看,中国画有没有底线   陈: 这是一个最没有意义的问题。当我们讨论一个问题、一种现象或一个事物的底线时,那就是它接近衰败或消亡的时候。我们讨论人的道德标准时,用的是最高的道德规范,我们提倡向雷锋同志学习,决不会号召人们去守住人的道德底线。中国画的底线问题本身是没有意义的,问题的提出是腐朽没落的,所要讨论的范畴也是不得其要领的。我们为什么不讨论什么是中国画的最高级形态,中国画的精神实质是什么,中国画的绘画语言高妙之处何在,它对中国文化的造就和影响是什么,我们如何去发展它。底线是什么,底线就是溃不成军时的最后界限。恰恰现实不是这样的,我们正面临着一派复苏,中国文化正在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经过一百年来内外交困、战火、运动的洗礼,中国的文化人正在前所未有地反思自身,审视中华民族文化中间贡献给世界文化的优秀部分,这才提出了发展中国画的道路,这一提法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因为我们过去不是提发展中国画,我们有的只是消灭它,改造它。   董: 我们应如何对待中国画的现代化问题   陈:这是个不需要讨论的问题。如果我们的社会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现代社会,那它就产生在现代的中国,它就是现代化中国的文化现实。譬如说我提倡的新文人画,我觉得新文人画应该是一种文化主张。新文人画四个字无非就是提倡现代性,即所谓新:提倡它的文化性和民族性,这是我们所说的文。而人呢,我们所指的是在这个时代人的个性。人是一种文化的社会动物,作为具体的个人,他必须有时代的个性。最后,我们提倡画,而不是别的,那恰好是遵循它的艺术规律性。时代性、民族性、个性和艺术性也正是中国画所要发展的。中国画只有更高的追求,更高的追求才是当代人的追求,我们才可以称其为发展中国画。我们讨论、认识问题的立足点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不能舍本而逐末,如果我们连什么是人都不知道,我们怎么能讨论如何作一个高尚的人,而一个高尚的人不会去讨论如何守住底线的问题。因此,这种讨论的本身就是一种误导。它不但不能给中国画的发展提供任何借鉴,而其本身正是对中国画的发展失去信心的表现。问题本来是简单明了的,还以新文人画为例,大家说你们的画好是好,但不现代。我们来问一下,什么叫现代?社会上的一些炒作使我们已经不能正眼看现代了,以某种固定的模式来看待发展着的、变化着的存在,认定了这是现代的,那不是现代的,而恰恰这种僵化的思想模式本身才是不现代的。我们现代看任何古代的经典,它都是现代的,现在存在的任何生活状态也是现代的。现代的本身就是给我们最自由、最充分的选择。如果要从艺术的角度看现代,必须抓住这几点。第一,它的艺术语言是经典或超越经典的,而决不是胡弄的,因为现代要被后世所承认,必须先成为后世的经典。第二,我们应该看选择方式,选择方式是多样的、自由的、深刻的、有径可循、有思想可依的。把胡涂乱抹当成现代是不可取的,反之,把一心一意地临古、仿古、学古当成不现代,也是无理的。他前面加个拟古和临古恰恰说明他是现代的。所以,许多方法的使用,许多认识的沿用,许多经典的学习,都是现代社会的构成部分。但是这些不代替历史上作为这个时代的艺术表率,历史上这个时代的表率必是中国的、发展了的、民族的、个性的、绘画语汇超越古代的作品,才是我们当代的中国画。我们的史学家都知道,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那么,我们也应该知道,一切现代只有在被历史首肯了的条件下才是现代的。这就是为什么齐白石要说百年以后自有知者;这也是我们常说的盖棺论定,以及历史是最公正的。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说的都是一样的道理。   --《美术观察》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中国画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388号-1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13552277208,010-52100898

回顶部